网站首页

有必要引导家庭教育理性消费
2018年01月02日 16:25:26 稿源: 人民网

我国应进一步加大教育投入,以减少家庭的学校教育支出。同时,还要改革教育评价体系,引导家长合理选择培训班,降低非理性的校外教育支出。降低家庭教育支出,减轻家庭教育支出负担,就是给每个家庭发出“红包”。

2016年下学期和2017年上学期,全国基础教育阶段家庭教育支出总体规模约19042.6亿,占2016年GDP比重达2.48%,这是北京大学中国教育财政科学研究所日前公布的“2017年中国教育财政家庭调查(CIEFR-HS)”中的数据。

调查家庭教育支出,对掌握我国整体教育经费情况,以及推进教育改革,减轻家庭的教育支出负担,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家庭教育支出占GDP的比重达2.48%,超过全国财政性经费的一半(2016年全国财政性教育经费为31396亿元),表明我国家庭高度重视教育投入,舍得为教育花钱,但过高的教育支出比例会挤占家庭的其他消费支出。对此,我国应进一步加大教育投入,以减少家庭的学校教育支出。同时,还要改革教育评价体系,引导家长合理选择培训班,降低非理性的校外教育支出。降低家庭教育支出,减轻家庭教育支出负担,就是给每个家庭发出“红包”。

根据调查,全国基础教育阶段生均家庭教育支出8143元,其中城镇1.01万元,是农村3936元的2.5倍。以每名学生每年教育支出占家庭总消费支出的比例对全国家庭平均教育负担率来衡量,义务教育阶段家庭平均教育支出负担率为11.9%。从校内外家庭教育支出来看,学前阶段校内支出占教育支出的88.8%,校外支出占11.2%;小学阶段校内支出占教育支出的61.7%,校外支出占38.3%;初中阶段校内支出占教育支出的67.5%,校外支出占32.5%;普高阶段校内支出占教育支出的73.3%,校外支出占26.7%。

调查显示,家庭校外教育支出主要是上培训机构的费用,虽然看上去校外教育培训支出所占比例低于校内支出,但义务教育阶段全国校外支出平均比例超过30%,这是很高的。如果再进一步细化到单个家庭,会发现有相当数量家庭校外教育支出远高于校内教育支出。近年来,我国家庭的教育培训费用支出日益走高,已令有的家庭不堪重负。

目前,我国基础教育阶段的家庭教育支出情况,也折射出我国教育的老大难问题:学前教育资源不充足,义务教育不均衡,基础教育存在应试倾向。家长为让孩子进更好的幼儿园、学校,宁愿花更高的学费,同时校外培训支出也有快速增长的趋势。对于学生来说,目前学业存在校内减负校外增负的问题,对家庭来说亦存在经济上的校内减负校外增负问题。

化解教育的老大难问题,要有真举措。在十九大新闻发布会上,教育部长陈宝生提出,要发出四个“红包”。第一个“红包”,是到2020年我国学前教育毛入园率要达到85%。第二个“红包”,是义务教育阶段实现均衡发展、标准化发展、一体化发展,着力化解“择校热”“大班额”等问题。到2020年,大班额必须完全消除。解决学生学业负担过重的问题,特别是要化解好学校减负、校外增负的问题。第三个“红包”,是全面普及高中阶段教育,到2020年高中阶段毛入学率要达到90%以上。第四个“红包”,是研究出台加强教师队伍建设的意见,制定相关政策措施,调动教师从事教育的积极性,以此提高教育质量。如果送出这四大“红包”,学生的学业负担不但会减轻,家庭的教育支出负担也会减轻,也必将让老百姓在教育提升质量、扩大公平中有更强的获得感。(作者系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 熊丙奇


【责任编辑: 豪贝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