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石窟保护 | 龟兹学研究学术交流石窟艺术数字龟兹丝路龟兹旅游导览关于我们
 
 
龟兹石窟>>龟兹学研究
 

 

 
值得感念的龟兹之行王克芬
 
  来源 龟兹新闻网 发布时间 2013-04-22

    龟兹(今新疆库车一带)乐舞,作为一种独特而优秀的地域文化,在历史上曾发出耀眼的光芒,对中原乐舞文化,特别是唐代舞蹈艺术的发展,有着十分深远的影响。我国著名高僧唐玄奘在《大唐西域记》中提到“屈支国(即龟兹)管弦伎乐,特善诸国”。“瞿萨旦那国(即今和阗),国尚音乐,人好歌舞”。地处古西域之地的新疆,“歌舞之乡”的美誉由来已久。玄奘对龟兹乐舞的评价是:龟兹乐舞比西域其他地区的舞蹈更精彩。从唐代各类舞蹈中,我们都可以见到龟兹及西域乐舞的深刻影响。 1985年,我有幸参加了在新疆乌鲁木齐举行的“敦煌吐鲁番国际学术讨论会”。会议期间参观了阿斯塔那古墓群及博物馆等,未能参观新疆龟兹丰富的石窟艺术深感遗憾。20年后,2005年我幸运地被邀参加在新疆库车举行的“龟兹学国际学术研讨会”,会后即出发到克孜尔石窟参观学习。参观期间,龟兹石窟研究所的王所长、办公室的郭主任和其它工作人员等,对我格外的关心,为了照顾我这个年近8旬的老人,他们派人骑车送我到谷内、谷东的窟区参观,有一位维吾尔族青年大学生,台来提•吾布力同志一直搀扶着我爬上崎岖的山路,尤其是谷内的洞窟,道路十分难行,为了尽可能满足我观摹艺术殿堂神韵的渴望,又要确保我的人生安全,他们不辞辛苦陪伴在我左右,使我倍受感动。进入洞窟,窟内壁画灿烂瑰丽,呈现佛国世界的美景。转身走出窟门,荒山野岭,满目苍凉。这里没有宾馆饭店,没有超市商场,更没有什么网吧和酒吧,连最起码的生活必需品都要去70公里以外的县城去买,看到这一幕,我想龟兹石窟研究所的同志们却长年累月远离闹市生活、甚至远离家庭、远离妻儿老小,守护在这寂静的佛窟,保护着石窟,研究着石窟艺术,他们在用心血和智慧将研究心得写成论文,用画笔精心摹绘那些美丽的壁画,集结成书,向全中国、全世界宣传、弘扬我们伟大祖国优良、悠久的佛教文化。我衷心地敬佩他(她)们,爱戴他们。我永世难忘像亲人一样体贴我,照顾我的好友李丽女士,我在龟兹参会生病的期间日夜守护在我的病床前,在她的精心照顾下我很快得以康复,仅一面之交我们就结下了亲情般的友谊,这让我终生感念。值得一提的是与我多年友好相处,相互支持、相互切磋学术的霍旭初同志。我只亲自参观了克孜尔石窟,而他却把新疆所有的石窟考察过多次,为帮助我了解更多新疆石窟的舞蹈形象,他给我提供了许多舞蹈照片。我将这些资料从舞蹈的视角进行研究,编入我的著作《中华舞蹈图史》中,(本书第一部分:历代文物中的舞蹈形象;第二部分:石窟佛寺中的舞蹈形象;本书由台湾文津出版社2002年出版。2006年获文化部第二届艺术科学优秀研究成果一等奖),其中“新疆石窟中的舞蹈形象”一节研究的不够深入,我愿将本段拙文附录如下,供同志们参阅,以作我祝贺新疆龟兹石窟研究所建所25周年大庆之际的祝福。目前,由于我的身体欠佳,无力将颇多的亲临感受一一记述于此,只好用此文表达我的心意。

    新疆石窟的飞天形象,多出现在佛涅槃的画面中。如克孜尔千佛洞48窟和新1窟的飞天,以及克孜尔尕哈30窟的飞天,形体较大,大多徜徉坐卧云天。或合掌(似作弹指姿)、或展臂扬掌,或托花盘等,舞姿虽美,但缺少敦煌隋、唐飞天那种飘逸升腾之感。它们更近似印度阿旃陀石窟那些端坐或斜身上扬的飞天形象。从这里,我们也看出佛教艺术经西域传入中原发展变化的历史轨迹。

    出现在佛教故事或供养佛、娱佛的伎乐天画面中的舞蹈形象,生活信息更浓,更真实,更具可舞性。克孜尔千佛洞77窟的女子舞帛画生动优美。同窟的天宫伎乐,边吹奏、罄、弹乐器、边舞蹈。此窟约开凿于4世纪左右,天宫伎乐那现出大半身奏乐舞蹈的样式,与敦煌早期壁画(约4世纪末~5世纪)天宫伎乐的画面已相当接近,显露出两者之间的传承关系。克孜尔千佛洞38窟,约开凿于6世纪。绘有14组、28身天宫伎乐,每组男女2人,相对作乐舞蹈。有的拿着花盘、花绳或击掌、弹指而舞。神态各异,造型优美。这种男女相依相对的伎乐形象,在我国其他石窟中极少见到。而在印度的石窟及石雕艺术中,却屡见不鲜。从中可见到佛教传播过程中的传承与变异。

    窟顶绘制供养伎乐,画面呈圆形,作伞状分格,每格均绘制一身伎乐天。如约公元8世纪开凿的克孜尔千佛洞135窟窟顶的伎乐天,均立于小圆毯上,身披长巾,婀娜多姿。又如约公元6~7世纪开凿的库木吐喇新2窟,窟顶绘制的一圈伎乐天身披长巾,服饰华丽繁缛,身姿手态印度分格较浓。

    库木吐喇16窟的一壁飞天,十分令人注目,二飞天衣裙风带飞扬,流动的浮云和花朵拖着飞天御风而行,其风格酷似敦煌唐代飞天。由此可见,中原画风明显地孕育着新疆的佛教艺术。原画已毁,更让人感到由霍旭初先生提供的这幅摹本的珍贵。中原与西域文化互相交流影响,得到有力的印证。新疆石窟中,还有许多十分优美生动的舞蹈形象:如约开凿于5~6世纪的克孜尔千佛洞98窟的一身天宫伎乐,娟秀妩媚,恰似一个翩然起舞的少女。又如约开凿于公元6世纪的克孜尔千佛洞101窟的舞蹈天女,手姿优美,舞态明快,柔中带劲,如果没有象征神佛头光的纹饰,她不就是一幅杰出的舞人图吗?其他如克孜尔千佛洞175窟的裸体舞女、176窟的舞蹈供养图、76窟的天宫伎乐等等,千姿百态,造型优美。这些宗教艺术中的舞蹈形象,在一定程度上再现了古龟兹等地乐舞的风貌。

打印此页 【责任编辑: 朱缘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