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库车文化

西域历史中的龟兹
日期: 2017-01-15 来源:中国甘肃网

  龟兹自古就是丝绸之路上的重镇、西域三十六国之一,位于亚欧大陆深处,远离海洋,地处西域中心地带,在塔里木绿洲腹地的天山中段南麓,塔里木河,龟兹东川水、西川水流经境内,优越的自然条件不仅为这里带来了丰富的物产、矿产资源,更缔造了这里多元、包容的文化传统。

  

  从龟兹境内发掘的古人类遗址可以看出,龟兹有着悠久的史前文明。早在新石器晚期,龟兹的先民们就在这块绿洲上繁衍生息,并随着生产力的进步和社会历史的变迁逐渐成为地方政权的城郭国,产生了独立的政治制度、商贸货币、语言文字。《周书》载:“所治城方五六里。”《大唐西域记》称:“国大都城,周十七八里。”

  古印度阿育王时期的《阿育王息子坏目因缘经》中首次出现了“龟兹”一名,中国古籍对龟兹的详细记载最早见于班固《汉书》卷96《西域传下》:

  龟兹国,王治延城,去长安长千四百八十里。户六千九百七十,口八万一千三百一十七,胜兵二万一千七十六人……南与精绝、东南与且末、西南与扜弥、北与乌孙、西与姑墨接。能铸冶,有铅。东至都护治所乌垒城三百五十里。

  西汉以前,龟兹属匈奴统治。汉武帝建元三年(前138),张骞出使西域,西汉王朝首次了解西域各国,这当中就包括龟兹国。随后,霍去病西征匈奴,汉宣帝神爵二年(前60)设西域都护府,以经营和管理西域三十六国的政治、经济、文化和军事。汉代的龟兹王族仿效中原王朝设置大都尉丞、辅国侯、安国侯等官职,建立起一套具有浓厚龟兹特色的政治体制。

  西汉昭帝元凤四年(前77),龟兹王用贵人故翼议杀汉校尉赖丹,本始三年(前71),常惠斩故翼,龟兹始降服于汉朝,此后一段时间和中央政权的关系相当好。其后,龟兹王绛宾崇尚汉风,衣服、宫室皆依汉家制度,并通过与乌孙联姻,娶解忧公主之女弟史为妻,间接建立了与汉家的姻亲关系,其子丞德更自称汉外孙,随着与中原王朝的交流加深,龟兹逐渐发展成为西域最大的城郭国家。

  两汉之交,中原与西域断绝往来,龟兹等诸国重新役属匈奴,唯有莎车一国不肯归附,依旧忠心于汉家,并遣使洛阳,恢复和中原的联系,汉以莎车王贤为西域都护。光武帝建武十七年(41),贤因汉廷收回早前赐予的西域都护授印并改封其为“汉大将军”而怀恨在心,遂自称“单于”出击西域各国。建武二十二年(46),贤攻杀龟兹王,并吞其国,自立其子则罗为龟兹王,将龟兹国分出一部分为乌垒国。数年后,龟兹国人杀死则罗,遣使匈奴,龟兹贵人身毒被匈奴单于立为新的龟兹王,龟兹再次归附匈奴。这种情况一直持续到东汉初期。

  永平十六年(73),东汉窦固、耿忠出击北匈奴:

  固、忠至天山,击呼衍王,斩首千余级,呼衍王走,追至蒲类海,留吏士屯伊吾城。

  古城丽影

  龟兹古城墙遗址

  天山山脉

  伊吾是西域东部门户,宜种五谷、桑麻、葡萄。汉取伊吾后,明帝置宜禾校尉以屯田,于是“西域自绝六十五载,乃复通焉”,龟兹重新朝贡中原。永平十八年(75),明帝去世,龟兹等西域诸国趁中原大丧叛乱,都护陈睦被杀。至章帝时,东汉已无力经营西域,龟兹复归匈奴,章帝罢西域都护,中原再次与西域断绝关系长达10多年。但窦固占领伊吾后,派出使西域南道各国的假司马班超却在各地积极活动,取得了很大成就,先后使善鄯、于阗等国归顺东汉。

  龟兹王建本为匈奴所立,他依靠匈奴的力量攻破疏勒,杀死其王,另立龟兹贵族兜题为疏勒王。永平十七年(74),班超活捉兜题,恢复疏勒本国的统治。其后,班超在康居、疏勒、于阗、拘弥等国的拥护下攻破姑墨城。建初八年(83),东汉拜班超为西域长史,联合乌孙共击龟兹,元和三年(86),西域南道打通,至章和元年(87),莎车投降,龟兹退兵。和帝即位后,中原恢复了和西域的联系,重开西域经营。永元三年(91),龟兹、姑墨、温宿都向汉朝投降。龟兹是东汉平定西域的最大障碍,因此,龟兹之降也表明东汉重新实现了对西域的把控。东汉任班超为西域都护,西域经营进入鼎盛时期。

  汉安帝即位后,任尚、段禧相继为西域都护。段禧就任西域都护后,进驻龟兹它乾城。它乾城小,他便说服龟兹王白霸允许他进入龟兹王城。龟兹吏人不满白霸放汉军入城,便联合温宿、姑墨,合兵数万人,围困西域都护,西域诸国也陆续开始了又一次的反叛。安帝派都尉王弘率羌人增兵驰援西域,但官吏贪暴,羌人起义,河西走廊断绝。永初元年(107)六月,安帝下诏罢西域都护,东汉势利撤出西域,北匈奴重又收属诸国,并与其一同侵犯东汉西北边境10多年。元初六年(119),东汉置西域校尉,重启新一轮对西域的征讨,自此至安帝之后,西域在班超之子班勇的经营下重新臣服于东汉王朝。东汉末年,中央政权风雨飘摇,龟兹等西域诸国离心倾向日益明显,到灵帝后期,终于与中原断绝联系。建宁三年(170),凉州刺史孟佗派从事任涉将敦煌兵500人,与戊部司马曹宽、西域长史张晏将焉耆、龟兹、车师前后部共3万多人,讨伐疏勒。最终,汉兵退去,东汉不能禁止“疏勒王连相杀害”。

  

  魏晋时期,西域诸国兼并加剧,约有30国,分属五大政权,龟兹即为其中之一(以下统管姑墨、温宿、尉头),是西域中道三大国之一。《通典》载:“爰自魏及晋,中原多故,西域朝贡不过三四国焉。”这说明曹魏政权与西域的关系相当疏远,唯一能直接控制的是高昌,即只与塔里木盆地东段以高昌为核心的几个西域政权保持联系。中原和西域的经济往来大多以所谓“贡赐贸易”的形式展开,统治曹魏政权统治者并未致力于积极加强中原与西域的政治、经贸联系。

  西晋在西域设立戊己校尉和西域长史等管理机构。但随着东胡鲜卑部族的崛起,河西屡遭侵犯,至西晋末年,天山以北已属于拓跋鲜卑势力范围。晋武帝太康中(285),龟兹王遣子入侍。公元316年,晋室南迁,北方各地割据政权相互攻伐,长期陷于分裂。在200多年的混战局面中,龟兹先后经历了由不同民族建立的前秦、前凉、后凉、西凉、北凉等政权。

  前凉建兴二十三年(335),龟兹被张骏征服,后来,焉耆、鄯善也被征服,龟兹向前凉称臣。

  苻氏前秦政权建于公元351年,公元376年,苻坚遣使梁熙旋赴西域各地宣扬他的威德,收到了很好的政治效果,南道诸国皆来朝见。建元十八年(382),鄯善王休密陀和车师前部王弥窴入朝前秦,明确提出请苻坚出兵西域的要求,苻坚遂以此为契机,拜骁骑将军吕光为使持节、都督西域征讨诸军事,出兵征伐从未入朝的焉耆和龟兹。期间,焉耆未做多大抵抗,甚至不战而降,但龟兹则倾其全力进行抵抗。

  建元十九年岁末(383),吕光进军龟兹,龟兹王帛纯将都城外的百姓迁入城内,驻兵固守,各附庸国也纷纷闭城自守,吕光未能迅速攻克龟兹国都,只得扎营城外,并“深沟高垒,广设疑兵”,两军对峙半年之久。在此期间,龟兹王不惜花费大量财宝,求救于狯胡,狯胡王遣其弟呐龙率领20余万骑兵来援,吕光及时调整了作战方法,才击败狯胡。都城被攻陷后,龟兹王帛纯仓皇出逃,龟兹高僧鸠摩罗什被掳,原属龟兹的小国都投降吕光,为安抚龟兹国人,帛纯之弟帛震被立为新的龟兹王。焉耆、龟兹的相继陷落是魏晋时期中原政权首次在西域发挥如此大的影响力。平定西域后,吕光见龟兹物产丰饶,人民富足,有意长期居留,割据一方,但最终在龟兹高僧鸠摩罗什的劝说下满载珍宝东归。

  苏巴什佛寺遗址

  淝水之战后,苻坚被杀,姚兴代之,史称后秦,仍立都长安,而吕光也在凉州自立,建立后凉政权。公元403年之后,河西走廊相继建立了北凉、西凉、南凉政权,它们与张轨的前凉和吕光的后凉并称“五凉”,其中以北凉沮渠氏与西域关系最为密切。公元401年,沮渠蒙逊建立北凉政权,421年,北凉击败扼守西域丝路门户敦煌的西凉李氏政权,接管其在西域的控制经营权。公元439年,北魏灭北凉,统一北方,沮渠氏西迁高昌并遣使刘宋,随后又依附柔然以对抗北魏,而龟兹则处在沮渠高昌和车师前部(北魏在西域的代表)的相互争夺中。北魏太平真君九年(439),太武帝拓跋焘遣万度归在平定鄯善后,攻打焉耆。焉耆王鸠尸卑那投奔龟兹,龟兹王白纯与鸠尸卑那为翁婿关系,遂予以收留。沮渠氏见鄯善、焉耆为北魏所灭,甚感忧虑,一面遣使柔然,一面鼓动龟兹备战。万度归面临高昌北凉与柔然合力进攻的威胁,决定以4000兵力守焉耆,亲率1000轻骑奇袭龟兹。龟兹将军乌羯目提领兵3000迎战,被万度归击斩200余级后败退。龟兹延城不守,龟兹王遣使谢罪,龟兹自此归属北魏,朝贡不绝。

  隋朝统一中原以前,西域一度处在南有吐谷浑、西有嚈哒、北有柔然余部的格局中。嚈哒是东胡鲜卑的一支,曾属于柔然,5世纪末至6世纪初积极向塔里木盆地发展,龟兹等北道国家均役属之。6世纪上半叶,西域的政治舞台基本由各游牧民族主宰,但此后出现了中原王朝的影子。6世纪下半叶,中原处在划江而治的南北朝后期,突厥汗国崛起于西域,灭柔然,破嚈哒,南击吐谷浑。龟兹作为西域天山北道的重要国家之一,与突厥建立了深刻联系。突厥在西域的主要领地是天山以北的准噶尔盆地,而其时的汗庭则在天山南麓龟兹附近,龟兹汗庭的后方是宜于游牧的准噶尔盆地,前方又可对位于中西交通要道上的西域城邦诸国施加影响力。可以说,龟兹就是西突厥的战略要地。

  

  突厥汗国在东征西讨的过程中,逐渐分为东、西两大部,其后,双方矛盾不断激化。在此期间,隋王朝建立,杨坚一改南北朝时期对突厥曲意逢迎的态度,积极回击。公元581年,东、西突厥合兵40余万人全线进犯隋朝边界,杨坚利用双方之间已有的矛盾进行挑拨,不仅打败了他们的进攻,更使双方矛盾最终演变成战争,整个突厥汗国陷入全面的内战。东、西突厥分裂后,突厥在西域的统治实际上有三个阶段,其中第三阶段西突厥统治时期,西域各国享有相当大的自主权,保持了原有的地域疆界、政权组织、经济生活以及风俗习惯。这一时期,突厥政权与西域保持着联姻。《新唐书·龟兹传》和《资治通鉴》中都曾提到龟兹王的妻子是阿史那氏。《资治通鉴》说:“初,龟兹王布失毕妻阿史那氏与其相那利私通,布失毕不能禁。”“阿史那”是突厥王族姓氏,因此这位阿史那氏应该是嫁与龟兹王的西突厥公主,而且与人私通而王不能禁止。

  隋朝初年,隋文帝采取与民休息、远交近攻的策略实行与西域的联系并对抗突厥汗国,也就是说,隋朝交往的多是控制西域的突厥政权,而西域诸国则很少直接与其发生关系。隋炀帝即位后,西域与隋朝才开始了真正的、全面的交往。随着突厥势力的西迁和衰败,大业五年(609),隋炀帝又消灭占据青藏高原的吐谷浑势力,设立西域鄯善、且末、伊吾三郡,扫清了通往西域的障碍,打开了西域门户,取得了经营西域的初步胜利,并在张掖焉支山下召开二十七国大会,史称“万国博览会”。西域诸国与隋朝的经济、政治交往日益密切,张掖成为中原与西域互市的一个重要城市。吏部侍郎裴矩在掌管张掖互市中心时,曾通过实地考察、采访等方式撰写了《西域图记》一书,其中描述了西域四十四国的历史沿革、山川河流、风土民俗,图文并茂,并系统介绍了当时中原通西域最重要的三条道路,即从敦煌西出,北道出伊吾,中道通高昌,南道经善鄯,龟兹即处在中道上。《隋书·龟兹》载:

  龟兹国,汉时旧国,都白山之南百七十里,东去焉耆九百里,南去于阗千四百里,西去疏勒千五百里,西北去突厥牙帐六百余里,东南去瓜州三千一百里。龟兹王姓白,字苏尼咥。都城方六里。胜兵者数千。风俗与焉耆同。龟兹王头系彩带,垂之于后,坐金师子座。龟兹国土产多稻、粟、菽、麦,饶铜、铁、铅、麖皮、铙沙、盐绿、雌黄、胡粉、安息香、良马、封牛。

  隋大业中(615),龟兹国王遣使朝贡。

  公元7、8世纪是西域历史上一个很重要的时期,随着突厥汗国的衰败,北方游牧政权对西域的统治暂告结束,不过西域旋即又成为了东唐朝、西大食、南吐蕃三大政权的争夺目标。公元618年,李渊废隋立唐,改元武德,先后平定陇右、河西。贞观四年(630),唐太宗平定东突厥,并设立伊州,打开了通往西域的道路;贞观九年(635),平定吐谷浑;贞观十四年(640),平定高昌,设立西州、庭州和安西都护府,实现了对西域东部地区的控制。当时,焉耆、龟兹相继在西突厥的支持下与唐朝为敌,贞观二十一年(647),唐太宗为打通西域商道,再次大规模用兵西域,昆丘道行军就是因唐朝政府索取龟兹等西域五国不果而发起的,其目的就是夺取龟兹等西域五国。

  贞观二十二年(648),突厥降将阿史那贺鲁在击败了处月、处密两部后直逼焉耆,焉耆王薛婆阿那支不战而逃,西奔龟兹,防守龟兹东城。十月,唐军攻入龟兹北境,阿那支被俘。接着,龟兹军队与唐军交战,龟兹王布失毕战败,退守都城,阿史那贺鲁率军攻城,布失毕弃城西逃。龟兹都城被唐军攻克后,由安西都护郭孝恪把守。同时,沙州刺史苏海政、尚辇奉御薛万备率精骑行军600里追击布失毕。布失毕退守大拨换城,唐军乘胜围攻,阿史那贺鲁进军围攻一个多月以后终于拿下大拨换城,生擒龟兹王布失毕和大将羯猎颠等。龟兹国相那利脱身逃走,暗地带领西突厥军马并其国兵万余人突然袭击了龟兹国都。当时郭孝恪扎营于城外,有龟兹人向他透露了这个情报,但郭孝恪并不在意。后来那利发兵突袭,郭孝恪急忙率所部入城,但那利的军队已经攻上城头,而城中归降的龟兹军民响应那利,共同攻击郭孝恪。郭孝恪攻打到龟兹王宫,终于不支,不得不向城外退走,最后在西门中流矢而死。郭孝恪阵亡后,那利来袭,龟兹都城内一片混乱。仓部郎中崔义超紧急招募了200人,拼死守卫军资财物,与龟兹军激战于城中。当时曹继叔、韩威也驻扎在城外,听闻警报,立刻自城西北隅入城救援。双方在城内激战了一整夜,那利不支而败退,唐军斩首3000余级,城中方才安定。10天后,那利又带领山北万余人攻打龟兹都城,曹继叔领兵迎击,大破那利,斩首8000级。那利大败逃走,被龟兹人抓获献于唐军。龟兹都城攻防战是昆丘道行军里最激烈的战斗,龟兹境内亲突厥势力在这次战争中被彻底打败。阿史那贺鲁召集龟兹父老,拥立龟兹王之弟叶护为主,勒石纪功而还。随后,唐军横扫整个塔里木盆地,整个西域为之震骇。

  克孜尔石窟与鸠摩罗什

  古寺遗址

  龟兹一战,唐军先后取得多城,俘虏男女数万口,控制了整个塔里木盆地,西突厥、于阗、安国等纷纷馈赠驼马军粮,表示支持,唐朝的目的基本达到,昆丘道行军的第一阶段目标完成,唐朝将安西都护府由西州迁到龟兹,并设置了龟兹、于阗、碎叶、疏勒四个军镇。贞观二十三年(649),唐太宗去世,高宗永徽二年(651),阿史那贺鲁反叛,唐朝先后三次出兵,最终于显庆二年(657)打败阿史那贺鲁,西域又重新进入唐朝版图。显庆三年(658),唐朝将安西都护府移回龟兹,并先后在西域设立了大量羁縻州府。

  龟兹作为安西都护府治所,自658年初建至长寿元年(692)最后一次重置,在唐王朝与吐蕃的争夺中先后四度废立。此后,龟兹长期处于唐王朝控制之下,并在经营西域(主要是天山以南的塔里木盆地)、斡旋西突厥、抵御吐蕃方面发挥着重要作用。公元719年,北方突骑施政权崛起,与南面的吐蕃、西侧大食共同构成唐王朝主要的外部威胁。大食建立于公元7世纪,无意越过葱岭东进;而突骑施突厥在734年与唐王朝关系破裂,逐渐衰败;吐蕃在进入于阗、疏勒未果后,选择向东通过大、小勃律进入塔里木盆地,曾数次勾结突骑施进攻以龟兹为中心的安西四镇,但均以失败告终。天宝十二载(753),唐朝达到了其西域经略历史的顶峰,期间龟兹作为安西都护的治所、四镇的总后方,发挥了不可替代的作用。天宝十四载(755),“安史之乱”爆发,唐玄宗调西域及河西、陇右兵力救援中原,吐蕃趁势北上,于763年占领陇右、河西诸州,西域实际上已经丧失了牵制吐蕃和北方游牧民族的战略作用,唐朝中央不得已而对其采取放任自流的管理方式。这反而使西域保持了数年的相对稳定,一直到贞元初年,唐朝驻守安息四镇及北庭、西州的军队还控制着葱岭以东的广大西域地区。8世纪末,回鹘汗国西进,势逼北庭,唐王朝无力西顾,同时,吐蕃在葛逻禄的帮助下,逐渐占领西州、北庭,至此,唐王朝结束150年的西域经营历史。贞元六、七年(790、791),吐蕃包围了安西都护府所在地龟兹,随后又被回鹘打败。1889年在鄂尔浑河上游喀剌和林遗址发现的《九姓回鹘可汗碑》记叙了龟兹战役的情形:

  后吐蕃大军攻围龟兹,天可汗领兵救援。吐蕃落荒,奔入于术。四面合围,一时扑灭。尸骸臭秽,非人所堪,遂筑京观,败没余烬。

  此后,龟兹一直处于回鹘政权的势力范围之内。公元840年前后,回鹘人西迁,占领了龟兹,龟兹国从此成为历史。不过,历史上也把占据古龟兹国的回鹘政权称为龟兹回鹘。龟兹回鹘先是高昌回鹘的一支,其后与西州回鹘逐渐发展成为统一的国家。11世纪末,黑汗王朝强盛,龟兹地区逐渐脱离高昌回鹘政权,归附黑汗王朝。当时,黑汗王朝已改信奉伊斯兰教,并对西域各国发动“圣战”,龟兹归附之后,其境内延续上千年的佛教传统遭到毁灭性破坏,龟兹人也被同化进西域其他民族中。乾隆二十三年(1758),龟兹归入清朝版图,定名库车。

[责任编辑]:木扎帕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