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方寸之间尽显龟兹神韵
日期: 2017-01-15 来源:人民网

龟兹石窟被誉为“中国四大佛教”石窟之一。其中,克孜尔石窟是中国地理位置最西、开凿年代最早、保存较完整的大型石窟群。在自治区人民政府、阿克苏地委行署和新疆邮政的共同推动下,《龟兹石窟壁画》特种邮票于2008年7月6日发行,它对促进国际国内文化交流,进一步宣传新疆,促进新疆旅游产业发展,推动文物保护事业,促进龟兹学研究、交流,宣传和保护龟兹石窟都有着深远的现实和历史意义。

龟慈石窟壁画护法天王(图片来源:资料图片)

龟兹文化源远流长

龟兹地处丝绸之路上的中西交通要冲。龟兹古国是古代西域之大国,它扼守丝绸之路北道中段之咽喉,连接东西方之贸易,传载东西方之文明,在世界经济、文化历史上占据着重要的位置。现今这里保存着包含古代印度犍陀罗、龟兹、吐番、中原汉地文明的大量文化遗存,研究、发掘龟兹石窟的文化艺术内涵,将对中亚、西亚、及至东亚古代文化渊源的研究有着重要意义。

佛教产生于印度,经丝绸之路传至丝路北道重镇龟兹。早在公元三世纪时,佛教在龟兹地区已广为传布,僧俗造寺、开窟、塑像、绘画、供佛等活动已很频繁。

古丝绸之路的重镇,中西方文明和文化的交汇点——新疆阿克苏地区是古代龟兹国遗留佛教石窟群的集中地,龟兹石窟被誉为“中国四大佛教”石窟之一。它包括阿克苏地区库车县、拜城县、新和县境内的石窟群。主要由克孜尔、库木吐喇、森木塞姆、克孜尔尕哈、托乎拉克艾肯、台台儿、温巴什、玛扎巴赫、阿艾等九处石窟群构成,保存洞窟总计达600余个,壁画近一万平方米。截止2006年6月,上述九处石窟全部被国务院公布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龟兹石窟在中国佛教史、美术史、美学理论和古“丝绸之路”龟兹地区社会、文化、历史、经济等领域的研究方面,具有特殊的历史地位和重要价值。是中外文化交流的结晶。它融合印度、希腊、罗马、波斯和中原文化为一体,又具有浓郁的地方特色。龟兹石窟群比较集中,洞窟形制类型完备,壁画题材内容丰富。随着佛教东渐而出现的东西文化交融现象也有脉络可寻。龟兹石窟影响着西域和中原佛教石窟艺术的发展。因此,龟兹石窟不仅在中国佛教艺术史上占据极为重要的位置,在中亚佛教史上也占有重要的地位,它是联系中亚和东方佛教文化艺术的桥梁和纽带。

文化精粹龟兹石窟

龟兹石窟是当之无愧的世界佛教艺苑中的一朵奇葩,是世界文化遗产的重要组成部分。它不仅保存着古代佛教艺术在我国形成、发展和流传演变的清晰脉络,而且对于中国佛教史、美术史、美学理论和古龟兹的社会、历史、经济等领域的研究都有特殊的价值。

龟兹石窟处在葱岭以西的阿富汗巴米羊石窟和新疆以东诸石窟群之间,其中以克孜尔石窟作为龟兹石窟典型代表,它保存有早期壁画的洞窟和大像窟的数量远远超过了巴米羊,克孜尔石窟始凿于公元3世纪末至公元四世纪初叶。早期洞窟年代至少要比敦煌莫高窟早一百年左右。克孜尔石窟是中国地理位置最西、开凿年代最早的大型石窟群。克孜尔千佛洞167号石窟的窟顶共有七层,被学术界称为七层复斗顶,这是中国独一无二的洞窟。克孜尔石窟壁画大致分为佛教故事画,佛经叙事画,佛教人物画,以及龟兹西域的山水、飞天像等。克孜尔石窟类型可分为支提窟、讲经窟、毗诃罗窟、仓库窟等六种类型,还有149个未定型窟。龟兹石窟在本地传统文化基础上吸收外来因素,逐渐发展,形成了相对稳定的极具地方特色的龟兹石窟艺术模式。在传承佛教文化、模仿印度支提窟的同时,根据本地岩石酥松易于坍塌的特性,创造出别具一格的“龟兹式”中心柱窟,是佛教理念和自然条件巧妙结合的产物,这是佛教艺术史上的一大贡献。

雕塑在龟兹石窟中占有重要地位,但在千年历史沧桑、宗教易宗过程中遭到严重毁坏。从残存部分的塑像中,不仅可以看到早期受印度犍陀罗和秣兔罗雕塑艺术的影响,而且从中也可见其雕塑艺术的自身发展进程,逐步揉合本地区、本民族的审美意识,体现出浓郁的龟兹风格。克孜尔新1窟内残存的泥塑彩绘涅槃佛像是新疆境内现存唯一的涅槃像:库木吐喇新1窟内的泥塑彩绘坐佛像是新疆境内现存唯一完整的坐佛像。龟兹石窟中大量的壁画题材主要有佛本生、因缘、本行、譬喻和供养故事等。在题材内容和表现形式上具有鲜明的龟兹地方特色。主要反映说一切有部的小乘佛思想。龟兹石窟壁画中的许多故事题材在数量上居国内石窟之冠,有些题材不见于国内外其它石窟,龟兹石窟壁画的主要构图形式是将一个个佛经故事绘在以山峦围成的菱形格内,一个故事多以一个或两个典型画面来表现。以拜城克孜尔千佛洞石窟壁画为例,尤以券顶菱格式经画为典型,壁画的内容以表现小乘教派深山苦修的教义为宗旨。这种菱格式构图既有佛教教义的象征性,又有画面布局的合理性。菱格画的独创性、多样性及其构图布局的繁密和一体性,成为佛教艺术的突出成就之一。铁线描和凹凸晕染等技法的运用也是龟兹石窟艺术模式不可或缺的一个组成部分。

龟兹石窟保存有婆罗谜文、汉文、回鹘文、突厥文和察合台文等文字。其中婆罗谜文字题记保存着大量的古代历史信息,对其解读将为龟兹石窟的研究揭开新的一页。大量的汉文题记以及出土的汉钱、唐币等文物是研究中原与龟兹关系的重要资料,从中可看出新疆各族人民很早以来就与内地人民有密切交往,共同创造了祖国灿烂的文化。

龟兹石窟壁画登上国家“名片”

近年来,随着丝绸之路文化旅游的日益升温,以克孜尔石窟为代表的龟兹石窟成为古龟兹地区旅游经济发展的新的亮点。开凿年代最早、开凿时间最长,并与敦煌莫高窟、龙门石窟、麦积山石窟、云冈石窟誉为“中国四大佛教”石窟之一的龟兹石窟何时登上方,成为国际、国内关注的一个焦点。

2007年11月20日,国家邮政局正式公布了2008年纪念邮票与特种邮票的发行计划。“龟兹石窟壁画”从全国800多套申报邮票中脱颖而出,被国家邮政局和中国邮政集团公司列入2008年纪特邮票发行计划,在2008年7月6号在全国公开发行《龟兹石窟壁画》特种邮票一套四枚,每枚面值1.2元,邮票规格为33×44毫米,整版规格为165×220毫米,分别是“菩萨”、“护法天子”,“飞天”、“弥勒说法”,代表了龟兹石窟艺术的精髓。

邮票是“国家名片”,它是反映一个国家政治、经济、文化、科学和地理的“微型百科全书”,具有广泛的宣传作用。目前我国已发行了的新疆题材邮票共有五套,分别是“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成立30周年”“库车克孜尔尕哈峰燧”、“天山天池”和“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成立50周年”,“喀纳斯风光”。《龟兹石窟壁画》邮票的发行对促进中西方文化交流具有深远的政治意义;对促进龟兹学研究和交流、宣传和保护龟兹石窟,有重大意义;对于中国佛教史、美术史、美学理论和古龟兹的社会、历史、经济等领域的研究都有特殊的价值;对传播文化、普及知识、促进国际国内文化交流将发挥积极的作用;对于宣传文物、保护文物具有重要意义;对宣传新疆、宣传阿克苏,促进西部大开发,具有着深远的现实和历史意义。

[责任编辑]:木扎帕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