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疆新闻

【地州观察】南疆四地州:合作社的路何以越走越宽
日期: 2021-01-26 来源:天山网

沙雅县努尔巴格乡大型农机在农田进行病虫害防治作业(摄于2020年7月24日)。 柳玉柱摄

  记者 张治立 拍热扎提·阿不都 热依达 张瑞麟

  在人地矛盾较为突出、产业发展相对滞后的南疆四地州,农民专业合作社在助力脱贫攻坚、乡村振兴中发挥了重要作用。

  2021年是“十四五”的开局之年,也是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新征程开启之年。南疆四地州不同类型、不同规模的合作社面对新机遇新挑战,路子该怎么走?短板该怎么补?各地相关部门和合作社都在积极思考和实践。

  清理整顿 规范运营

  农业要实现从传统农业向现代农业跨越,农业经营主体必须迅速转变,加快适应高质量发展的要求。这一点,莎车县恰尔巴格乡库特其村党支部书记、莎车金田园农产品农民专业合作社负责人买买提吐尔逊·马木提感受颇深。

  在村里当“领头羊”6年,买买提吐尔逊曾为乡亲们增收难愁得睡不好觉。2018年,村里加快土地流转步伐,集中力量种植蔬菜,并成立了能推广技术服务、统一销售蔬菜的农民专业合作社。

  买买提吐尔逊发现,要想在人均只有3亩的土地上增收,不是种植的作物种类越多、劳动力投入越大就越好,反而是合作社推动的“一村一品”发展模式,让种植成本降了下来、村民收入提了上去。合作社成立不到3年,带动全村人均增收近4000元;村里123户贫困户不但脱了贫,还学到了种菜技术,发展起设施农业。

  这几天,买买提吐尔逊同自治区党委统战部驻库特其村第一书记李勇商量:“我们村的蔬菜年产量已超过1500吨,品牌也正在形成,还建起了大型菜窖,一些蔬菜远销乌鲁木齐。能不能围绕务工就业、储藏销售再成立两家合作社?”

  “合作社不在于多,而在于精。现有的这个合作社只要不断完善服务功能,照样能发挥好带动作用。”李勇回答。

  记者从喀什地区农业农村局了解到,为了规范农民合作社发展,净化农村经营市场,2018年,喀什地区制定了农民专业合作社“空壳社”专项清理工作方案。仅喀什市就累计清理“空壳社”1630家,并通过培训、指导、帮扶,使468家农民合作社规范运营。

  一方面,“空壳社”“挂牌社”等在清理整顿中被取缔或被合并;另一方面,现代农业的快速发展,催生了越来越多的新型农业经营主体。

  “对于为套取财政扶持项目资金、逃避税收或缺乏带动能力的合作社,我们坚决予以清理。”阿克苏地区农业农村局党组成员、农村合作经济发展中心党支部书记马现平说,2018年底至今,阿克苏地区已经清理1300多家合作社。同时,随着棉花品种“一主两辅”用种模式和农业水价改革等政策的全面推进,该地区又增加了1100多家合作社。

  今年,阿克苏地区春耕备耕工作要实现提质增效,少不了合作社对农户的指导培训。为此,该地区将对合作社进行一系列的规范化运营培训。第一期培训已在“中国棉城”阿瓦提县展开。阿瓦提县农业技术推广站站长王同仁告诉记者,今年棉花种植将推广“一主一辅”用种模式,在市场化、标准化、规模化、产业化农业发展道路上,会涌现出更多的示范合作社。

  培优扶强 带动增收

  农民专业合作社是市场经济条件下发展适度规模经营、发展现代农业的有效组织形式,有利于提高农业科技水平、提高农民科技文化素质、提高农业综合经营效益。在墨玉县扎瓦镇乌尔其村,很多养殖户就认为村民麦麦提阿卜杜拉·麦麦提敏不仅是养殖专家,还是发展合作社的专家。

  2019年,养殖经验丰富的麦麦提阿卜杜拉成立了新疆沙漠之花养殖有限公司,投资了金春养殖农民专业合作社等3家合作社,为乌尔其村及周边村脱贫增收和实现乡村振兴提供服务。

  “专家谈不上,我能成为致富带头人,发挥引领作用,全靠党和政府的扶持。”1月11日,麦麦提阿卜杜拉说。就在两天前,墨玉县农业农村局的干部还上门走访,宣讲中央农村工作会议精神等,询问合作社当前有哪些困难。

  墨玉县农业农村局党组副书记、局长付浩介绍,该县不仅在培育发展、做大做强农民专业合作社等方面进行规划,而且成立专班,对农民专业合作社发展中遇到的困难进行指导与服务。目前,该县享受饲草料运费补贴的合作社有21家,补贴近200万元;扶持互助合作社项目的合作社共有53家,享受政策资金360万元。

  记者发现,在南疆四地州一些县市的“科技之冬”课堂上,《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实施〈中华人民共和国农民专业合作社法〉办法》也是其中一项学习内容。《办法》明确要求,县级以上人民政府、乡镇人民政府、村民委员会和村级组织,以及县级以上人民政府农业农村主管部门、发展与改革、财政、水利、自然资源、商务、交通运输等相关部门,要对农民专业合作社进行指导和扶持。

  “合作社运营体制机制的建立和制定、科学规范的管理以及财务处理方式,都是我们的指导范围。”克孜勒苏柯尔克孜自治州农业农村局农村合作经济发展指导中心负责人杨曙华说。今年,克州将举办农民专业合作社理事长和财务管理人员培训班,按照“民办、民管、民受益”的原则,帮助合作社发展和运营,让合作社在巩固拓展脱贫攻坚成果同乡村振兴有效衔接中发挥更大作用。

  抱团发展 提升实力

  吾热古丽·阿克木是阿图什市上阿图什镇奥提亚克村村民。在她的微信朋友圈里,常常能看到花色繁多的刺绣品、各种款式的民族服装,以及透着现代气息的西装、运动服、冲锋衣等。

  在奥提亚克村,包括吾热古丽在内,有45名妇女依托村里的吾尔飞亚民族刺绣手工艺品农民专业合作社实现了在家门口就业。家门口就业好处多,既能照看家里,又能挣钱;既能培养兴趣爱好,又能学到多种技能,但前提是合作社必须良性运转、健康发展。

  各地刺绣服装类合作社如雨后春笋般涌现,各种生产成本提升,疫情影响市场销售……作为合作社负责人,吾热古丽有市场危机感,更有发展的紧迫感:要把合作社这棵“小树苗”培养成“常青树”,需要不断开拓创新。

  她的担忧,“访惠聚”驻村工作队和村“两委”早替她考虑到了。在工作队和村“两委”的帮助下,合作社成员到阿图什工业园区学技术,车间也增添了新设备,生产契合市场需求的多种服装及遮阳帽、保安服、床上用品,形成了集加工制作、产品展示、线上线下销售为一体的一条龙生产车间。

  记者在采访中注意到,工业园区、村办工厂、扶贫车间的带动,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推进,文化旅游、电子商务、商贸物流等第三产业的快速发展,催生出的合作社类型越来越多,由主要以农产品生产向农机、植保等多领域多业态扩展,种植业、畜牧业、林业、渔业、服务业和其他类合作社均有分布。值得一提的是,很多合作社从名字上看似经营范围并不广,实则涵盖产供销一条龙服务。

  沙雅县塔河管理委员会建起塔河农村农业融合发展基地,把10个不同类型的合作社集中在一起,选派专业干部来领办。塔河管理委员会乡村振兴办公室主任杨海强说,土地流转、种植、养殖、农机、农产品销售等合作社“合署办公”后,抗风险能力增强了,形成了产业“一体化”的联合合作社。

  “合作社与农户之间、合作社与合作社之间、合作社与企业之间形成利益联结机制,在向更广阔的领域拓展。政府也通过多种举措,让合作社在产业融合发展中既发挥作用,又切实受益。”喀什市农村合作经济发展中心主任柳书泉说。为了加大对合作社的领办力度,喀什市采取“党组织+农民合作社+贫困户+基地+龙头企业”的运作模式、“一对一、一带一、一帮一”的帮扶方式,来提升各类合作社抗风险能力和发展实力。

  快评

  让农民更多分享产业增值收益

  农民专业合作社是广大农民群众在家庭承包经营基础上,自愿联合、民主管理的互助性经济组织。

  自2007年《中华人民共和国农民专业合作社法》施行以来,我区合作社发展迅速。许多合作社在带动小农户发展生产、促进特色农产品产销衔接、助力脱贫攻坚、促进现代农业发展以及推动乡村振兴中发挥了重要作用。

  不过,受多种因素影响,在发展的起步阶段,合作社也出现了“虚火”现象:一些地方合作社数量陡增但良莠不齐,有些合作社沦为“空壳社”,个别合作社纯粹为了挂牌套补贴。这些问题并非我区独有,在其他省份也同样存在。

  2019年,中央农办等11个部门联合印发了《开展农民专业合作社“空壳社”专项清理工作方案》。我区各地结合实际,一方面做减法、去“虚火”,对“空壳社”“挂牌社”等进行清理整顿;另一方面做加法、求实效,根据发展需要科学设置新的合作社。经过调整,合作社的发展运营更加规范,在壮大农村集体经济、促进农民增收等方面发挥了巨大作用,已成为许多地方脱贫致富、乡村振兴的重要抓手。

  2020年12月底召开的中央农村工作会议指出,要完善利益联结机制,让农民更多分享产业增值收益。当前,要接续做好脱贫攻坚与乡村振兴战略机制体制及政策的有效衔接,必须继续利用好农民合作社这个抓手,鼓励各地因地制宜发展合作社,既要让合作社在加快推动乡村产业发展壮大中发挥中坚力量,也要让合作社成为帮助广大农牧民分享产业增值收益的重要载体。

  一方面,我们要努力在创新合作社工作思路上做文章。各地要结合实际,对农民专业合作社给予政策和资金扶持,引导农民专业合作社积极发展与当地特色资源相适应的业态。要强化人才支撑,吸引优秀人才投入合作社发展,为合作社创新发展注入新鲜“血液”,加大对合作社带头人相关法律法规、专业技能等方面的培训力度,提高应对市场风险、科学管理运营的能力。

  另一方面,我们要在合作社发展模式上做文章。要深入开展摸排调研,继续在清理整顿或取缔“僵尸社”“空壳社”上下功夫。要继续引导合作社发展特色产业,做“特色”文章,紧紧围绕“一村一品”,从产品生产到加工、销售,完善产业链,集中优势打造农业品牌,提升农业产品竞争力,使农民专业合作社发展水平稳步提升。

  农民专业合作社一头连着市场,一头连着农户,是重要的纽带和桥梁。只有各方共同努力,规范合作社运营、加强日常监管,才能让合作社在带动农牧民尤其是贫困户增收致富中更好地发挥作用。(拍热扎提·阿不都)

[责任编辑]:王莉莉